无云

公众号:长夜书坊
新兴外来/常驻古典/发现迷失

夜是显影液,放大季节的特点。

建安的絮语:

 

你所寻求的那种孤独,更像是在人气儿热闹的大宅里的小孩,赌气躲在地窖里,想安心看会儿连环画,看得眼花了,还是高高兴兴走回来,和大家吃饺子汤的。你知道,他们都在等你呢。

听说在吃东西时候的心情影响消化吸收,我想看书同样。反正人们不是经常说“消化吸收”知识吗,如果一本书看得很艰难,就先放一放吧。

人最好的年代是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喜欢看书的年代。
做事的最高境界,不是“心流”嘛。

何谓开卷有益:只要你去打开自己,让世界顺畅地流进来,它不会害你。

没有谁的经验对谁有着本质意义上的借鉴意义。

当眼下就已经妙不可言时,你想再妙一点时,举棋不定,要谨慎,要谨慎。

看看市面上那些书吧,朋友,一看那些“愿”字打头的书名儿我就皱眉头。一副虔诚安笃的皮相。

 

戾气越弱的人,预感越准确。

 

我怀疑《泰晤士报》和《纽约时报》里除了精妙诱人的、使人觉得不看即人生一大损失的小短句书评,别的什么都挤不下了。

“我不饿,我就是想吃点东西。”
危险开始了。

“老去并不可怕 那只是像夏季的傍晚黑得很慢。”

冬天的解冻就像你读诗时的鼻头一酸。

有一些人说对不起他不是真觉得抱歉
而是这样做了 随之而来的一切会心安理得
“对不起”只是一个毯子。


夜是显影液,放大季节的特点。


当最后一个人忘记我,我就能写出一行好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