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云

公众号:长夜书坊
新兴外来/常驻古典/发现迷失

[荐] 流亡者的书单

流亡者的书单

 

我的一位诗人朋友,书写了一份他的私藏书单。

 

第一辑

 

《鼠疫》

[法] 阿尔贝·加缪

 

《里斯本之夜》

[美] 埃里希·玛利亚·雷马克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法] 米兰·昆德拉

 

《基督最后的诱惑》

[希] 尼科斯·卡赞扎基斯 

 

卡夫卡

 

第二辑

 

《局外人》

[法] 阿尔贝·加缪

 

《喧哗与骚动》

[美] 威廉·福克纳

 

《到灯塔去》

[英] 艾德琳·弗吉尼亚·伍尔芙

 

《达洛维夫人》

[英] 艾德琳·弗吉尼亚·伍尔芙

 

《都柏林人》

[爱] 詹姆斯·乔伊斯

 

《弗兰肯斯坦》

[英] 玛丽·雪莱

 

《生活在别处》

[法] 米兰·昆德拉

 

《慢》

[法] 米兰·昆德拉

 

《钟形罩》

[美] 西尔维娅·普拉斯

 

《死缓》

[法] 路易-费迪南·塞利纳

 

《西线无战事》

[美] 埃里希·玛利亚·雷马克

 

《美丽新世界》

[英] 托马斯·亨利·赫胥黎

 

《蝇王》  

[英] 威廉·戈尔丁

 

《十字军骑士》

[波]亨利克·显克维支

 

 

  流亡者需要什么样的书?

  流亡者需要的是书写人类命运的悲苦、人生此在的荒诞与无常的作品。唯有在悲剧中、唯有在对人生、对世界真实而悲惨的揭露中,才能给予流亡者一丝安慰。

  而流亡者更需要的是:书写流亡者命运的作品。它告诉流亡者该如何面对人生,如何面对被毁了的人生...它告诉流亡者该如何面对悲剧,如何面对世间的虚无和苦难...它告知流亡者如何去抗争,如何去反抗黑暗与压迫....它揭示人性,揭示罪恶;揭开鲜血,揭开苦难...它试图教给流亡者所有在途中值得记忆、值得把握的东西。它是流亡者唯一的精神慰籍。

  我想罗列出这些小说。作为流亡者一间自己的屋子。

  第一档是我所认为的最杰出、最完美的悲剧小说。他们结构完整、语言优美、主题中值得记忆、值得把握的东西。它是流亡者唯一的精神慰籍。

  我想罗列出这些小说,作为流亡者一间自己的屋子。

  第一档是我所认为的最杰出、最完美的悲剧小说。他们结构完整、语言优美、主题深刻而明确,发人深省,了、直入心扉....第二档则是我认为有一些缺陷的作品。要么是主题较为局限,展现的面不够宽;要么是艺术,上有一定缺憾,在形式的美感上较为欠缺;要不然就是并不完全契合“人类悲惨命运”或是“人类命运的悲苦”的主题,他们也许主题更为宽泛、表现的东西更多、有其他的理解角度...因此并不完全契合贴切。

  最后,我有千言万语,但也只剩只言片语。

  也许,我想说的只是:人生悲苦,唯书永恒,

  

沉沦

  2018.7.3

 

 

 

沉沦的故乡在南方的海边,他的诗歌就像白色的海,汪洋地包裹、瞬息间飞逸和流散,他的意象永远不会让你感到干燥,而在深夜,尤其雨夜,所有颜色和情绪压下来,沁出的自然而然就是他的诗。

 

沉沦,沉沦此生此刻,甚至“滥情于仅仅一个墨水瓶之微”。一人独立,在潮汐涨落的巅峰边缘,你确信,那里有比万事万物本身还美的影子。他不惮用看上去最平常的词语,不回避被前人描摹了无数遍的感情,一个在灵魂深处有对个体独特性深深认同的人才敢这样做,并视之为常态,不觉得这里有什么“敢不敢”的问题。

 

我很少见到这样纯粹和自觉的人,他们,和他们的作品,像一种珍贵的星星或宝石,漫长着,漫长着,在所有的微量元素被所有必经的反应过程——恰到好处地唤醒后,发出只有特别的眼睛才会看到、并为之深深叹服的光。对艺术的天生敏感,是缪斯和命运的垂怜,后天,在认出了自己后,自觉磨砺,不肯自我流放,而要在艺术的无疆之域长长久久地放逐。

 

这些诗,它们如此纯碎,因为它们无远弗届,它们如此自在,因为它们历久弥新。

 

 

另:公众号本次打赏将全部转账犒劳这位诗人。

不觉得很浪漫吗,人们总是心甘情愿地供养僧侣和诗人。

 

书写者,是否有义务写出一些独立在时间之外的东西,哪怕其人不一定能堪此任。

以下是诗人的自选,非依照时间轴排序。

 

 

 

离开了

 

离开了  离开了

一句话  你是否知其本意

一句话  你能否揭开面纱

能否读出

笑中的泪  泪中的笑

能否读出

一句套话  还是真情流露。

能否揭开面纱

看见真实的她。

 

离开了  离开了

风中的花与叶

都融成了雾

风中的话与笑

都融成了沙

在近处  或远方。

 

离开了  离开了

只留下模糊  和朦胧。

只有回忆     回忆的面孔

渐渐凋零。

一个人  一旦离开

就会被遗忘。

所以陪伴是最好的事。

 

她就这样离开了

带走所有

说过的话和未说的话。

 

她会渐渐消逝

却永不消失。

 

 

沉沦

2018.2.26

 

 

 

诗人

 

诗歌的生命和音乐一般短暂

却总在记忆的角落里重燃

像一季季脱壳而出的秋蝉

百花从风里凋谢又重绽

 

创作者的生活也似浮萍一般不定

昙花一现地闪光又黯灭

艺术家恐怕都难以掌控自己

唯有一个女人能让蒲公英落下种子

 

 

沉沦

2017.2.16

 

 

 

沉醉

 

晚风醉人

使人真情而流露

夜幕之深沉

幽暗之伤感

生命之惶然…

 

街道诱人

诱人的沉沦

诱人的黄昏

醉心于孤独

消散于幻觉。

 

路灯灼人

勾起魂牵梦绕

心之暗潮

汹涌的芬芳

郁郁苍苍

消殒无痕…

 

 

沉沦

2018.6.23

 

 

 

背离

 

一支箭无法射中目标

一朵花无法散发芳香

一入夜再也没有破晓

一流亡再也不能还乡

 

一只鸟永远无法飞翔

一醒来永远失去梦想

一领悟永远没有后路

一存在永远不能死亡

 

 

沉沦

2018.7.10

 

 

 

音乐

 

遥远,来自于我们无法窥探的遥远,

泛起流水久久的涟漪

也泛起柔情丝丝的深碎。

那般流动的玄妙

有如久然的消逝。

 

一支歌,一声笑

唤起一只脸庞一双眼

一张回忆,模糊了泪水。

 

朵朵,滴滴

远去的身形远去话语

远去的人,不知挂念。

 

我可以滥情于区区一只墨水瓶之微

就像滥情于星空下巨大无比的寂冷。

我可以习惯于仅仅一人的远去离散

就像习惯于街道上延绵不绝的幽深。  

 

一道歌声,

描述着主体与客体的无尽忧伤

再冻结的心,也会流血。

 

音乐,音乐的无限魔力

远胜于其他的永恒之物。

它靠近我,又离去

永隔着永世的墙体

如同一人与一人。

 

 

沉沦

2018.7.15

 

 

 

黑叶

 

黑夜是一座丛林,

那里有无数叶子。

风吹动人生匆忙的轨迹,

也吹散聚合在一只花朵上的花瓣。

飘,飘        落,落 

我永远在复述着凋零的悲哀。

 

黑夜是一片天空,

那里有无数星星。

光会点燃我们内在深渊的核心

也会黯灭在命运的神秘而又无情。

我说话,你倾听

我等待,你离开

我永远也等不到久久的回应。

 

黑夜,

黑夜里的叶片落下有如一片叶子

星星闪烁如同消散的星星

回声,潮声,互相响应

深切的风和深切的雨

互为天堂,互为地狱。

 

 

沉沦

2018.7.8

 

 

 

草韵

 

湿润的青草

从行人的脚下舒展身子

晶莹的露珠随风扬起

逝如一颗心一场梦

 

 

沉沦

2018.6.11

 

 

 

总是

 

我总是               夜幕深沉

轻轻地怀念       悲叹一个个

曾经落下的       瞬间

 

我总是               泪眼惺忪

悄悄地等候       吟诵着

草地间落下的   未知

 

我总是               我总是说着

突然缄默

 

我总是               总是一个人

假装

 

 

沉沦

2016.12.16

 

 

 

 

 



评论

热度(38)

  1. 张牙梧朝无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