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云

公众号:长夜书坊
新兴外来/常驻古典/发现迷失

Now, was that so hard?(一发完结) /搬

笑得我嗓子都干了的一篇同人……英式幽默√第一季后产物√

如果你笑不出来或者指控这是OOC(确实)都是我的错。

是从网上福华文包里发现的一篇宝贝 XXXD而译者已不可考。若有谁可告知是哪位大神,必当感谢!

啊,侵删。


作者:lucybun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4335?view_adult=true

[无授权,求代理]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让我这么硬?这是问题所在。硬邦邦的像块石头,不,这么说不好,有的石头其实并不硬。硬得像钻石?真可怕...谁会那么说话?“哦,我硬得像颗钻石。”Sebastian那种自大狂会。健壮的聪明人会怎么说?硬得像块钢?硬得像水泥?硬得像碳化物?Bingo! 这个好,星际战争,总有一款适合你。那么,为什么他会让我硬得像碳化物?


他甚至都谈不上迷人,不,这么说不准确;他并不特别的帅?也不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帅?对了,这个对,他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帅哥。他很矮,对不对?对,但很结实,比例匀称。个子矮并未给他减分,我好像还挺喜欢这点的,我能看到他的头顶,他靠近时能感觉鼻息喷在我脖子上,呣...我身体里肯定有一部分喜欢,因为这让我很碳化物,哦这不算是个词,得有个词来形容,我需要“碳化物”的形容词格,得上网查查其它几集星际造出这个词了吗,天哪,John要也在那个网站怎么办?我没想到这一点,我不记得有哪个网名看起来像John,他倒可能一下就猜出我的来,别看他那么笨。我得改个名,NND,烦死我了,“Inventedmyownjabba”是完美的,我要骇入他的笔记本,确定他在那个网站无疑再改,先别急。我说到哪儿了?


哦对了,他很矮。矮了好,矮让我有碳化感?不对,很碳?也不对,不管怎么说吧,矮让我变硬。而且他很好闻,是他的香皂和护发素的味道,非常好闻,很有男人味,可我喜欢。怎么跑出这么一句?千万别说出来赶快删掉,注意,是气味。很可爱,让人想把鼻子拱他下巴底下或是低头按到他头发里闻,对了,就是这个,个子矮加沐浴清新,碳极了?也许吧。


他还能容忍我的自我中心,可我也忍让他的茶控、牛奶控和Jeremy Kyle控,所以我们扯平了。不过,他之前谁也做不到这点,虽然他也抱怨,很多,我则忽略之,很多,有问题吗,Willie? 没有?我可不这么认为。我们以室友身份相处,好不好呢?好,不能说好得出奇,也还算可以,我们要开始上床呢?就不单单只是上床了,我哪儿也不想让他去,Sherlock凸对上John凹以后就更不想了。


他还很聪明,好吧,我所说的聪明... 他不傻就是了,绝对在水准之上,拿他跟我比是不公平的,谁也没法跟我比...哎哟,打住,研究碳化物时严禁想到MYCROFT。John, John, John, John, John, 好了,感觉好多了,继续。John很聪明,也肯学东西,从我身上学东西,这很好,我擅长解惑,他擅长受教,他知道给那堵墙拍照,这举动扯动了我的内裤;而他分析Carl的鞋子时,做的真是很不错,不算太好,可也相当不错,要不是太关注那个案子我的裤子绝对会鼓起一块来的。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我们俩若把彼此干昏过去怎么办?大剂量性爱影响我做复杂操作怎么办?长期鸡巴碳化损害我的大脑怎么办?那可不行,无法接受。但如果我开始操他却又停下说我无法思考了会怎么样?我会失去他,同样无法接受。他能理解我吗?他能接受“办案期间不得办事”的政策吗?可能会吧,他都能理解特殊时期的饮食和贴片了,那说不定也能忍受这个。不管怎么说吧,我比我自己都要超前,一天来上一两次也许对工作并没什么,说不定还能让思路更清晰呢,也许它会打开一个全新的领域,John的屁股也许就是通往更高一级理解层面的大门,那就太好了,进阶、享受同步进行,一定要记在“等着瞧”文档里。


再说了,我也知道答案是什么了,只是不想面对罢了。嗨哟,真讨厌,我怎么会办这种事?This isn’t my area,天哪,我通常不会这么无视事实的对吧?不,是刻意不去想?差不多。这种事太过正常、沉闷、平庸、凡俗,太“每个人都会做”了...可我喜欢,这正是最糟糕的部分,瞧瞧我,一整个除了鸡巴还碳化其它一切都呈黏糊糊软塌塌的无爱把无去掉状,这家伙可不软,它再也别想软了~ 我想来根烟抽,可他闻到烟味会杀了我,那就别想跟他有一腿了,John健康向上,他不会想要个死人跟他上床的。


他来了, 11, 12, 在13那里停顿避开吱呀点,13, 14, 15, 16, 17。


“老天,今天真是糟糕透顶,你过得如何?” 


“讨厌,无聊。” 


“耶稣 H 基督,Sherlock! 你在干嘛??”


“我躺在沙发上呢,John,多明显。” 


“你是赤身裸体躺在沙发上,还..还..” 


“还勃起了?硬了?僵了?”


“什么?对,正是!这不行,Sherlock Holmes, 这.不.行。我们得,呃呣,严肃地..严肃地讨论一下...”


“讨论什么?”


“这个..这个..” 


“John.”


“什么?” 


“你该不会是也有点碳因应化了吧?” 


“啥?” 


“硬了,John,像碳化物一样。” 


“老天,你这个星际迷...” 


“哦,请集中注意力,我在严肃地讨论事情呢。” 


“什么事情?” 


“你我性交的可能性以及对我工作的影响。” 


“可能--影响--” 


“是的,我认为不做一番彻底调研我就无法做出最终的决断。” 


“关于可能性的调研?我们性交的调研?” 


“一点不错。” 


“我他妈为什么会同意做这种调研呢?” 


“一,我们彼此吸引;二,我们合得来;三,我们工作上协调一致;四,我们彼此包容;五,我喜欢你比我矮;六,你很好闻。” 


“我很好闻?” 


“对,那么,你什么意见?” 


“不。” 


“什么?! 为什么?你也想要,你现在就硬着呢,我看出来了,你的小小兵不到两分钟就搭起了帐篷。” 


“对,我硬得像石头。” 


“呃..别这么说,你知道世界上有多少种石头吗?其中有很多是很软的,有些是云母构成的,粉笔也是石头呢,John,大家打比方时应该更谨慎些不是吗。” 


“说完了吗?说完我就要上楼请Rosy帮我把碳化物变成粉笔了。”


“你什么?见鬼了Rosy是谁?” 


“Rosy不是一个具体的人,白痴,我的意思是我要来场手活。” 


“哦..可为什么呢?我都说我们可以性交了,我们在这儿干就行,我都已经脱光了咱俩也都硬着--” 


“不,Sherlock,你说你是因为我能容忍你并且很好闻才决定跟我性交看是不是值得,我不想啃这块丢给我的骨头,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就请您自己留着吧。”


哦,见鬼,他要让我说出来了,没错吧?瞧他那模样,可爱的眼睛里散发着该死的胜券在握的光芒。他知道了,这个混蛋,小脚丫还一踮一踮的,嘴巴还抿着偷笑,要不是现在有天杀的碳物质存在我才不会如他的愿呢。


“好吧,这么说怎么样:我不仅在性的方面被你吸引,而且我还相当的喜欢你这个人,这样行了吧?” 


“好多了,但还是不行。” 


“我对你怀有深切、强烈的情意?” 


“不行,不过越来越暖人心了。” 


真的吗?真的吗?说实在的,我们还要在楼下谈这事吗?要?你确定?真TMD顽固这碳化物,可没办法呀,我还有点儿尊严是吧,是的我有,小卷毛你住口,你就是这一切的根源。好吧,是时候解决了,Holmes,你能行的。


“我最亲爱的John,我可能也不可能对你抱有一种是也可能不是的爱恋,满意了?”


“不满意,不过天哪,你已经很接近了,再加把劲儿。” 


他刚说“再加把劲儿”的时候是不是往前探屁股了?他探了!这个坏蛋!他真敢啊,站在那里做出那个样子,动屁股,舔嘴唇,穿着毛衣的那个小肚子,那倆耳朵...我们到底在谈什么?哦,哦!他妈的,他妈的,双倍他妈的,这回我真的要说了,可他要付出代价,巨大的代价,他得给我口交,口交可是碳化国的硬通货,就叫它“口币”好了。 


“好吧!我爱你!这下开心啦?” 


“嗯。” 


“现在可以性交了?” 


“嗯。” 


“连带你欠我的口交?” 


“这条打哪儿来的?” 


“你瞧,我是碳化国的财政大臣,我说你欠我口交,你就欠我口交,这算一种增值税。” 


“我都听不懂你他妈在说什么,说实话我也不在乎...放马过来吧,我认为这事儿在楼上办比较靠谱,而且我很高兴你终于把整件事都整明白了。” 


“真的吗?你一直以来不是这种态度呀,这么折磨我。” 


“我确实很高兴,我有点厌倦单手独奏(Hands Solo)了,如果你明白我意思的话。” 


“应该是Han Solo(汉·索罗--星际角色)--哦,你加了停顿,真聪明。”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Inventedmyownjabba。” 



他.妈.的!


- 完 -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