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云

公众号:长夜书坊
新兴外来/常驻古典/发现迷失

短幅 ‖恰逢其会

当时空气微燥,阳光轻煦,军医小麦色的短发在阳光下刷出丝丝金箔,随着他跛足的步伐摇晃着,你知道你正在走向的是什么吗?Mr.Waston,你这样漫不经心。
毫无掩饰,也不作任何预估。因为没有什么值得被遮盖,你想,也不会——也不会有谁出于任何动机窥视你的旧痂。
一种近乎老派的坦诚和不设防,你从阳光走近一片幽蓝灯光。墙壁雪白,一片未知。那个高而精瘦、衣服极量体的的男人,他的虹膜,微微映照着漫然的光。
那是一切最初的模样。
他的眼睛像猫,有着水面之上的平淡,以及深不可测的敏感和警惕的内核。
又不像猫,猫眼如同葡萄,圆润晶莹,脉络清晰,你可俯身凝视。他的眼遥遥可望,现在,你只知道这双眼 水面流转。
为了这次相见,他们各自走了很多年。他们的路完全不同,各有风浪迭起,人来人往间,一个最波澜不惊的一月末的周二,两支星轨就此汇合。
——在这灯光幽蓝的,实验室里。
递过去手机的时候,空气里浮着时断时续幻听的噼啪声响,是John打字的速度,是John回忆的速度,清晰到难以置信,像显影液的层层过度,逼近切肤。
那么,所有映满星月和大风的午夜,所有从骨髓里震颤至鸣的肾上腺激素的迸蹿,所有深夜里让人窒息的失落和剜割般的命运的预谋,就此开始。
……一次都没后悔过吗?那些沉甸甸的失眠,日夜交替,像是附着在了每一条血管上的噩梦。
不。想清楚再回答。不。
因为噩梦究竟会醒来,那些牢牢霸占渗透入骨的痛觉如同化上去的妆般被卸下,随着水涡卷走,一时间他的过去一片朦胧。
最终的最终,夜幕再次变得饱满深沉,一前一后紧紧相随的两个人,剪影一样,会永远融在这个简肃的英格兰古城的雾色里;在某个初夏他们又坐回老沙发,手上一杯永远凉不了的茶水,一曲无限迂回也就是无限接近于永恒的小提琴,只为他们两个,泰晤士不会干涸,他的琴弓也就永远不会蒙尘。

“……Baker Street 221B.”他的连珠炮结束,笑着眨眼。
动脉里卡着刚刚好的鼓点,然后,尽管你毫不知后情,可你想, I'm ready。

We were both young when I first saw you.
我送你,尽可共度的余生。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