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云

公众号:长夜书坊
新兴外来/常驻古典/发现迷失

一季的100条絮语

1 你所寻求的那种孤独,更像是在人气儿热闹的大宅里的小孩,赌气躲在地窖里,想安心看会儿连环画,看得眼花了,还是高高兴兴走回来,和大家吃饺子汤的。你知道,他们都在等你呢。

2 听说在吃东西时候的心情影响消化吸收,看书同样。人们不是经常说“消化吸收知识”吗,如果一本书看得很艰难,就先放一放吧。

3 人最好的年代是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喜欢看书的年代。

做事的最高境界,不就是“心流”嘛。

4 何谓 开卷有益:只要你去打开自己,让世界顺畅地流进来,它不会害你。

5 没有谁的经验对谁有着本质意义上的借鉴意义。

6 当眼下就已经妙不可言时,你想再妙一点时,举棋不定,要谨慎,要谨慎。

7 看看市面上那些书吧,朋友,一看那些“愿你”打头的书名儿我就皱眉头。一副虔诚安笃的皮相。

8 戾气越弱的人,预感越准确。

9 成功无非两种,把大家都喜欢的做到极致,和把自己喜欢的做到极致。

10 我怀疑《泰晤士报》和《纽约时报》里除了精妙诱人的、使人觉得不看即人生一大损失(“呜呼哀哉……”)的小短句书评,别的什么都挤不下了。

11 “我不饿,我就是想吃点东西。”

危险开始了。

12 “老去并不可怕 那只是像夏季的傍晚黑得很慢。”

那么冬天的解冻就像你读诗时的鼻头一酸。

13 有一些人说对不起他不是真觉得抱歉

而是这样做了 随之而来的一切会心安理得

“对不起”只是一个毯子。

14 夜是显影液,放大季节的特点。

15 你可以安排生活的数量, 

但质量是可遇不可求的。

16 艺术可能是你人格上的互补。

17 风暴来得比你预想的早,离去得比你以为的快。

18 人人都在说,可是到底何谓

「睿意进取,砥砺前行」。

这不就是智慧和勇气么!

从前我所欲者,是叔本华所谓“平静欢愉的气质”,而现在,更渴慕的是智慧和勇气。

这二者被人频繁引用,几要滥耳。可是为什么古代的寓言,人们所钟意的不外乎这二者呢。

其他的,比如仁慈,幽默,沉着,我想都能从这二者找到根源。

19 精进不能停。沉湎于过去是最舒服的遐思。

而如果不接着走,你也只剩下那段儿故事可以说了。

20 我心乱如跳蚤,乱如风口之烛......

21 你与你的敌人,有相似之处。

22 “头骨太厚,以至于思维无法接收到它本该接收的信息”——恰如我深感自身感知力之低下愚钝之遗憾。

23 要伸出手,和寒风击掌。

24 有时想,有所期待是否是太苦,甚至它被兑现的那种欢乐,都显得冗沓。

25 乍到一个新地方,却往往睡得很好,呆得越久,反而越有失眠的风险。我想是因为一个新位置是空白的,你可以把从前的羁旅暂置,无归无,非常之安逸。

26 人们需要:

广阔的社会交际空间、来去无碍的自由感、被众人肯定的社会地位、显示自己不可缺少的能力和成就展示。

27 “缺乏安全感”是件好事还是怎么的?很时髦吗?

28 所谓踏实。

就是现如今的做好。早晚都要得到的,比如知识,是越早越好。

但注定会得到的,如钱,如工作经历,不必急于求成。

29 一则豆瓣上的相亲启事:“对天文学和理论物理很感兴趣,梦想是变成一个太空垃圾。”很可爱。

30 如果总在为生活寻找一个矛盾点,那么生活就会像搅泄了的鸡蛋。

31 评价《茶花女》:“肉体损耗了灵魂,感官烧毁了心,放荡麻木了情感。”

32 摘下耳机,听听世界。

33 小时候我在大街上走,看路上的成年人,惊讶于每个人都有过童年。我那时无数次这样惊讶。现在居然,也是成年人了。

34 兴趣到最后,可能会变成责任。

35 他是这个时代的“守夜人”,是后勤诗人,是“非一流诗人”。

最后他把幸福的标准定回原点,那就是活着。

36 男人就像一座建筑。

37 枫叶的触手,那是伸长的肌肤。

38 感动得一言不发,温柔得一塌糊涂。

39 自惜自持,各中有温存珍重一份。

40 “许多人不是看得开,就是单纯的薄情。而我宁可深情,宁可像李商隐,像陆游,哪怕深切切要入进太多寸,也不想轻浅浅 浅尝辄止这人间世。”

41 我们终将被土地消化。

42 毫无意义的渴望是温暖的泥沼。

来路已经斩断了

前路说 死或我 选一个吧

43 专注就是捷径。

44 写东西不要太喘,更不能捏着嗓子。

45 “好画师和一张白纸就是天作之合。”

46 青年人可能会因为对同一件事情产生不同的看法(也许是受到影响,也许是灵光乍现),往往又自觉“瞬间成长了”,甚至觉得昨天的自己是无脑,已经懒怠搭理。所以说流动性强。半年不见,变化就甚巨。

47 不需要“很厉害” 你就可以发声。发声完觉得幼稚,甚至羞耻,更好,说明成长高速,或者在尝试突破,一次次探头,就脱敏了。觉得“我必须得牛逼到一定程度”才能如何如何,大半是自设篱藩。

48 海德格尔说路是走出来的,一个作家说,写作像夜里行车,只能看见车灯前头三尺的光亮,就这么边开边照,就这么一点点前进。

又辛酸又幸福。

49 当你固定成型的时候,生活就更像同一个图形的不断外扩,而不是边缘的延展了。和世界上所有事情一样,不存在『绝对的好坏』。

50 只有年轻人才染白头发。

51 校服是对青春的压抑和炫示啊。

52『与外界的连接是一道菜不是一笔长期投资,只要当时吃得开心,早已值回所有票价。』

对世界的痴痴缠恋不是一种情谊。

53『我终于彻底理解了你的时候,就是离开的时候了。』

54『年轻时,敢于为一瞬间的悸动赌上一生。其实那也许是错觉,同时你误解了倥偬。怀抱里也空着,怀抱外也空着。』

55 人生的最美就是意犹未尽,不是格格铮铮的青红皂白。

奇迹属于第一次。哪怕是《项链》中的马蒂尔德,如果她能夜夜笙歌,

也不是初次的惊艳和欣悦。

Second's not the same.Remember that,  forever.

56 强调的,至少是向往的,或者“没有的”。

57 不过有肉没有筋的日子。

58 攥得越紧,忙不迭地瞎扑腾。真的,就什么都没了。

59 也不必急于抽身——儿时惯于把下课铃打响后手头半成品的数学题擦干抹净,回到家再重整旗鼓。其实啊,留着就好。

60『说取行不得底,行取说不得底』

61 可习 “宁静的止语”,去『做』。

62 想变得强大起来,不一定跟着领头羊走,可以学着去照顾一个更弱小的。

63 偶遇一位老妇人,她的高跟鞋是蓝的,牵着吉娃娃的索套也是蓝的。

64 餐厅的窗口,光,油脂般柔柔化开,高脚杯倒置形状的的吊灯,我瞥见。

65 晴天正午,卖茉莉花的老奶奶。她说地方话,我听不懂,唯一达成共识的是没办法手机支付。我去水果店换了钱。五块,那么大一捧茉莉骨朵,她说只要四块,还你…不用,我说不用。她又塞给我塑料袋里两朵小百合。香得不像话。

66 也许成长是,对曾经的自己越来越宽容。和解。当你不在乎的时候,都会觉得那些在乎的人很可爱,那种在幼儿园老师搜查谁没喝水的眼神下,处变不惊地舔嘴唇的可爱。

67 雨中 讣告一则 淋湿的 竖条纹 褶皱 没有伞的男人 停下来很久 读

68 “觉是给死人睡的。”

“但是只有活的时候才能享受到醒来的甜美呀。”

69 我最大的优点是从不对一无所知的事妄加幻想。其次是不固执,它的反面是摇曳不坚和多愁善感。

70 如果一个人没有体验过某种感情,那对他而言,这种情绪仅仅是一种存在的可能性。

71 买了书,你就对它负有责任读完,而它也有等你读完的义务。

借来的书就比较松散了...你最好还是追着它,多上点心。嗯。

72 就算没有人来看,也不要生产一堆垃圾。这就是原则。

73 上完两节早课,看那些人握着早饭交换教室。想,哦,我可能拥有更多的清晨。

74 我比较喜欢我不在场时房间里微妙流动着可能性的稳定感。

75 一个罚款单管自己叫『温馨提示』就够无耻的啦。“您的速度超过了全国99%的用户”,“连续登录第二天”,这些……都是很恶心的事。乱接广告的公众号,不整洁的页面,乱糟糟的排版还可着劲儿地开打赏。唉。

76 你有没有发现生活里明明很风趣的人 一写字就变成范式,盖因是范式太多。

77 要自己调整好快乐的大小。

78 与那些人,见一面,是一面,处处都是得来的。同他啊,想来竟是见一面少一面。仿佛这辈子其实也就能见这样几次,时间都固定好了的。一次取走太多。这辈子的机会,就已枯竭了。

亲爱的,我们必须分开,盖因我们过于不谋而合。

79 我常常目睹傍晚的天空落幕。照片无法拓印它真正的颜色:一杯鸡尾酒,浅黄洇到淡蓝 (偶尔暮云缱绻,金星则一如既往地,忠实于西北的低空)。一支无形的吸管,从底部缓缓饮用。海盐变得浓厚。

我常常听到走廊内女声的喧哗,回荡在渐渐冷寂的空气中。在每一个“春风沉醉的夜里”,每一个窗口都有微弱的小灯和喁喁低喃。

我常常在不开心的时候去菜市场,菜叶,阳光,橘子和番茄阵列,人声鼎沸的热度能熏染你的哀愁。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买一提枇杷果洗净,水淋淋地吃吧。

80 林间,我已经能

闻到西瓜味儿了。

花露水和草木腥,赞美五月吧

五月是纪念的时刻。


81 雨季就这样来了?

雨季就这样来了。

花已经为你开好了。


82 雨声骤然响得大而密切 漫过脸颊

虚虚地笼络着汗毛孔,只露出鼻尖,嘘

雨声的海里,唯一的岛屿。


83 撸猫看书吧。

猫用细嗅表达吻。

猫的呼噜声是唯一不构成打扰的阅读背景乐。

猫的呼噜是你温柔触动了世界的机关。最神奇的地方在于它总是“腾”地一下子开始,永远让人捉不到它在什么时候渐弱、消失。


84 太久没吃东西,食物烧灼在口腔粘膜。

“铁青着脸”是很传神的形容,肌肤如同金属颗粒。


85 如果您的诗歌无处命名,何不选择小行星的编号替代一个又一个的“无题”。


86 把书堆分为要做笔记的(TASK),和偏重过瘾的(SNACK),这真像把米饭划为两半,告诉其一:你是菜

你可真会找乐子,达令。


87 “表达,使她在暴露感和心事得以存放的依赖感之间摆动不休。

他的阴茎里填充满了无法启齿的爱。

自从他轻柔地在她的幻想封口处开了一个小口,她的性欲便凋谢殆尽。”


88 routine定义了人,定义了我们的生活。一开始没有完美的,一开始弄得再好你回头看都有太多瑕疵,但这都是必要的,都是可贵的。先不要预设困难了,去做吧。


89-100:是4月22日的一篇日记

年轻真好。

大家总是默认年轻拥有无数可能性。

现在我在宿舍楼下打字。宿舍阿姨静默地独坐在传达室里,我能看清里面的陈设,数十年如一日,想来不可思议。而我蹲在一个坡上,正对着眼前直射过来的闪亮车灯。远远长长的这么一条路,道旁林木葳蕤,翠碧高擎。

刚刚去看了电影,一晚上喝了三杯饮料,酸奶,可可,抹茶,距离我上次看电影已经过去了,呃,反正很久很久了。那次还是《梵高》。把观影

记录封存到“我们曾一起”纯是自己感动自己的一个行为。不再踏入一起去过的地方,也是随我的便,这种事只看自己怎么想。仪式感是我们赋予自己的,任何时候都是。

《头号玩家》真的很好看。知道你们都看过了,我是赶上潮流的末尾。有一点点的套路,但丝毫不妨碍。每一个情节都轻车熟路地“有用”,而节奏和画面真的很让人愉快。我用力咬着饮料的软管,想,上次这样投入,还是在看《少年PI》,天啊。浑身的血还在震荡,反应有点过激,也许是太久没有如此,阈值变低。眼下看着旁边的粗壮藤蔓和砖头,我忽然想跑酷跳到房檐上去。我一定会干这么一次的。

现在要做的不是判断自己喜不喜欢一个人,而是往前走。这是失恋以来将近四个月,最快乐的一晚上。

回忆的退化就像喝了滚烫的饮料,味蕾暂时灼坏了。脑子里最伤感的情节只是淡淡蒙了一层粉。有味道的浓度,没有味道了。

曾经一度——肌肤里还潜藏着回忆,还潜藏着很多的秘密的改变,无法复原。嘴唇非常柔软,思绪非常绵密。所有的回眸都异常严肃的认真。一个挥手的动作,悬在半空,没有看清,不能“细细想来”。一个可怕的习惯偷偷地生根发芽:正好端端说着话,笑嘻嘻,忽然掉眼泪。吧嗒吧嗒地掉,面无表情就是一场,反反复复,想通了,没想通,想通了,不甘心,如此循环,时间推着走。

直到前几天,还坐在台阶的冷飕飕夜风里忙不迭地找面巾纸,一哭就是一包,没纸了,好,今天到此为止。

可见否极泰来,只要不拒绝世界,世界何曾抛弃你。而世界本不是你的,也就无所谓你抛弃世界一说。

虽然卡尔维诺说,死亡是一个人加上这个世界再减去你自己。

你现在不如接受博尔赫斯的:死是水消失于水中。


人的身体内如果有根,它一定长得很慢。根茎是不见日光的。我们不能总让别人分担,没有真正意义的感同身受,不过有体谅,有爱,有自愈,有“和千千万万个自己相拥而眠”。

还能心痛是一种能力。而失去心痛感是一枚硬币:正面是伤疤愈合,反面是感知消退。

你要相信都是暂时。

整整四年了,我有很严重、很严重的楼梯恐惧症。下楼梯没事,仅仅存在于上楼梯。最后那几层恨不能连滚带爬,手脚并用地上去。我必须手扶栏杆,最喜欢扯着别的姑娘的袖子小心翼翼地上楼。

我坚信我最终将找到办法,之所以说“最终将找到”,是因为我找到了并且正在练习,然而然而,知行合一:它们是一体的,在没有做到之前,不能说知道。


那就是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跑上去,永远,永远不要左顾右盼,不要回头。

Don't look back.


我的大学来了一个,和意料中——其实也没有多少意料,不过比起从前吧——是差了一些的地方。没有找到什么精神引路人,这个操蛋的世界操蛋的地方,后来想,为什么我要有引路人,我来当好了。


今天这场电影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为什么不能真正意义上的“游戏人间”?为什么要困顿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看到过一句话:

「人生没有意义,但人生有美。」

斯皮尔伯格,这么多年,这个名字已经自成一种空间和重量了,他选择拍这部片子,一定有他的“本源性”的表达,他还想,再呈现给世界的。

很感动,看着画面,略过脑海一瞬:这一帧一帧多不容易。

大师不会多言。只是仅仅想用最漂亮的东西,表达一个最干净的东西。

想起宫崎骏。


说到游戏人间,就像曾经参加一个戏剧人类学的讲座,忽然,观众席上一个腼腆的男孩站起来,说,我以前从不敢当众发言,但我想,为什么不能把这当做一场戏剧,而我在扮演一个说话者呢?

这种启迪全在生活的不经意间。

不刻意的日子,就是看书不用留意页码,计划完不成不用捶胸顿足。


在公众号说话的语气是不一样的,应该是最随和的一种态度。其实也接近真实的我,而人是多面的,你的深情与暴烈,不是人人吃得消。

然而看客一多,反而逼得你只能当自己的发言人了,否则也玩不转,也不来电。七窍玲珑,比干心肠,不如赤诚潇洒,孑然落拓。没有人不爱侠客,红楼梦里最受欢迎的女孩子一直是史湘云。

本来还关闭了小号,现在觉得,就像微信有人设定“只显示最近三天”,是属于不安全感作祟(当然也可能是省事方便)——刚才我开放了所有空间,大家来去自如。本来还想,不能再整天碎碎念,可是,为什么又不去碎碎念,宜疏不宜堵,你念吧,念就行,念个够就不念了。

一件事情可能自己解决,不是你找到解决办法,是它自己,解决。


不知道诸位还玩不玩那个久远的“QQ空间”,这个社交平台应该是最不私密,最漏洞百出的一个了。其中,有“浏览记录”一项。

我似经心似不经心地点过许多人的“浏览记录”,只有一个朋友,很纯,很坦诚,非常可爱的一个人,他没有设定“不允许别人访问”,也许他压根没有想过可以这样。

多好。


黑历史什么的,你管它呢,别人的眼光,你管它呢,国文老师提到过一句,金秋烂漫的时候,你在银杏大道上仰天长啸三声,哈,哈,哈,别人说这怕不是个傻子吧,你又怎么样了?

哪怕是你的父母,哪怕是你的爱人。

不要活在目光里,目光构成一种阴影。所有人,所有人的看法都不是你的。

人间世,不能干涉的太多,像一个疏而不漏的大气层。就连故事如何开始结束,也无法完全由得你自己。

但是没有人干涉你舞蹈,你歌唱,你敞开,你垫高脚尖。

哪怕身陷囹圄,你的每一天,依旧都是你的。时间怎么会是别人赠送的,预留的,它本来就是你的。


从学历,到环境,到过去的经历。都无法定义现在的你。


虽然未来有更晦暗的在埋伏着,就像儿时读《绿山墙的安妮》,末尾说,就算安妮的路越走越窄,她也必将撒满鲜花——彼时我不接受路怎么能更窄呢!——明天要和旋转的世界一起醒过来,抬起手臂,脊背打直地舒展四肢,要洪亮清脆地发声,要接受时间的陪伴(它最忠实最童叟无欺),本来无人无物意欲与你为敌,也许我们绝大部分的困难,都是画地为牢。


海德格尔说,「世界之暗,已达夜半」。

我不仅邀你在旋舞里切近黎明,咱们还可以抬头看看月亮星星。


晚安


建安 于

2018年4月22日凌晨


全部首发于公众号:长夜书坊

整理于此。

欢迎来找我玩儿~失眠的夜里看看书,唠唠嗑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