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云

公众号:长夜书坊
新兴外来/常驻古典/发现迷失

半月漫读书,推荐&避雷

不推荐:《皇帝的影子有多长》。


真好东西,是会给你减速的。读来劳累也以为值得。二三十页下来便意识到,这是在见一个重要的人,你认出了他,可能还会觉得眼下心不够静,要另寻时机与之会晤与之漫谈。而中信出版社的许多社科类图书,读着牙碜,皮肤都糙了,广师大的美丽装帧也有许多此类品种。(我的身体比我敏感,一般读到了会先验地开始打嗝。)杂文不该是一个满腹经纶者的陈列,它要有弹性。常识的温习和反常识的颠覆,都该有更高的视角和趁手分量。我们特别缺乏那种有板有眼的线性知识,而不是命题作文,零散的知识不是知识,那是趣闻。我拾掇一围裙的趣闻,除了插科打诨活跃气氛还有什么用呢?这玩意是点缀它不是主菜啊。


《西南联大的背影》也有一点这样的感觉,名人的八卦自然很有意思,但是佟掌柜说得好:



觉得最有意思的部分是联大教授们各司其长养家糊口的往事,此类逸趣确实更适合手机阅读:


(接图)授开酒精厂还发了点财。

 

吴宓教授下馆子的足迹

 

买的书最好还是像书,别类似杂志选萃。当然《皇帝》的写作水平没有“辣么糟糕”,如果你想读张佳玮的《世界上有趣的事情这么多》……那可以换作这本还好一些。如果这本书是一个老师,那我会去听他的课,但不会细细研读他的讲义。


除却杂文,杨教授的专业论文应该是还可以的。书籍质量或也有考虑受众群体的缘由。

 

今人未有前人有。恳荐《闻一多西南联大授课录》。


 

序言里讲,闻一多先生看学生的论文,堆砌材料得不到高分,“爱的是奇谈怪论”。

 

《诗经》时代的人,生活是茫然的,缺少自觉性,虽有诗歌作品,并不欣赏自然;到了战国时代,人类性灵逐渐觉醒,对自然的真和美开始有较确切的认识与欣赏。前一代的人,注意到的知识善,而法家以为有利就是善,到家则注意到真和美,因为性灵自然觉醒,便对自然感到惊奇,由惊奇发出来的声音,就成了诗歌。等到这种惊奇程度渐深,达到极点,就成了纯理性的哲学。

 

「诗有惊讶,而科学为之解答。」

 

大家的风格,看似独创,其实是表现了前人未有的生活态度,这并不是创新,而是从遗产中选择合于个性的接受过来,再加入个人的生活经验,便形成所谓特殊风格。

 

凡用物比人,须取其不甚相似中的某一点相似,这样就会给人以更新更深的印象。……故用比喻当从反面下手,像抽水似的,要它上升,必向下压。

 

说陈子昂「因为站得高,所以悲天,因为看得远,所以悯人。」

 

拿哭来作比喻,太白之哭像婴儿,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人生痛苦;子昂倒像是成年人的哭声,他诚然是有所激而发的,也就容易感人。

 

说孟浩然:

 

别人的诗都是他本人的精华结晶,故诗写成而人成了糟粕,独孟浩然人是诗的灵魂,有了人没有诗亦无不可。



 

想起来一年前这时候读到的《文明是副产品》。多新语,研究问题结合人类学视角。这本书批驳了目的论,好。列为施特劳斯说要想使事实符合假设,就必须抓住它使它变形,则个,为还原被刻意排布的、歪曲了的事实,作者对外婚制、农业(“重大的非事件”)、文字(出色地指出了汉语中对“文字”的定义落下了自源文字这一部分)、印刷术等等——“反例常常是帮助我们认识常理的向导。”尽管,“当历史被当做主语使用时,它就成了一个神秘不可思议的实体,占据了造物主上帝腾出来的空位。”(曼海姆语)

 


他有很多精妙的思考,像问题里那些关键而务须灵巧的骨节,“很难想象,还有哪一种书写所构成的刺激,能高过一个初见文字者的姓名。”“汉语学音节,一个因素一个意思,毫不枝蔓,这一特征很可能影响到文字造型。”“新物种多是低劣的。”“模仿而非创新才是人类智力中的强项。”“农业不是产生于压力和困苦,相反,产生于野生谷物最丰饶的地带。”这些观点文中都有可靠的证明,像在河水则道时及时地予以了引流。




最近的昆明终于晴了天,阳光穿过白石灰的窗格,在墙上排开蜂巢,这样的日子可以酿成清透的蜜饯,收起在阴雨天备用。满天云的飞艇云的火山口云的花椰菜。“时光碧翠如水蔚蓝如牛奶通透如火焰”。


最近的昆明终于晴了天,阳光穿过白石灰的窗格,在墙上排开蜂巢,这样的日子可以酿成清透的蜜饯,收起在阴雨天备用。满天云的飞艇云的火山口云的花椰菜。“时光碧翠如水蔚蓝如牛奶通透如火焰”。

 

我在缺氧的环境里冥想而潜入纯氧,不叫想法和情绪走在事实前面,直面所有事实、直觉和错觉。

 

月亮是夜空的瞳孔

长夜是虚无光阴收购站

你闭上眼睛默读,就能做今日份的月亮

 

而感到要沉溺,及时把自己打捞出来,是放在太阳底下清清楚楚地晒。

 

为什么不出来走走?要大步走,要让那些气味的分子扑倒你脸上,越碰撞,你才知道自己的哪些内核最坚硬。



 

我在缺氧的环境里冥想而潜入纯氧,不叫想法和情绪走在事实前面,直面所有事实、直觉和错觉。感到要沉溺,及时把自己打捞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清清楚楚地晒。为什么不出来走走?要大步走,要让那些气味的分子扑倒你脸上,越碰撞,你才知道自己的哪些内核最坚硬。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