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云

公众号:长夜书坊
新兴外来/常驻古典/发现迷失

[荐]小白入门:3本不像社科的社科


《街角社会》

[美] 威兼·富特·怀特


作者是哈佛大学的学生,他在美国一个族裔混杂的小镇里作社群研究。

这本书,我无法把它当做社科。

这简直是活生生的《麦田里的守望者》,甚至带着昆汀《低俗小说》的味道。

曾经街头老大的没落、为了实现个人目的而拉拢人情,勾心斗角,人世变迁的沧桑,虽然没有小说和电影里那么惊心动魄,但很多描写,文学味儿足得让人几要落泪。


4月,海伦病了。正如丹尼说的:

多萝西总是暗示鲜花。她对多克说过两次,“海伦病了,你怎么不给她送些花去?”……这把我惹火了。她真是个笨蛋,难道她不知道多克没钱买花?……昨天晚上,我和郎·约翰决定以多克的名义给她送些花去。他极力劝我们别这么做,可是今天早晨,我们到西尔弗顿街的花商范德华特那里去了。……他有兰花,15美元3朵——这太贵了。我们要了玫瑰;我们告诉他这不是送给情人的,而是送给一位生病的朋友的。于是他建议我们买泪珠玫瑰。我们花了5美元买了12朵。……要是在这附近,我们用这些钱可以买6打玫瑰花,可是假如我们从这些花店里买花,它们就会派一个墨西哥人上门送花。范德华特有一辆很漂亮的汽车,他们是让一名穿绿色制服的送货人到处送花。……可是,用那5美元我们干什么不行呀!


随着这次选举的日趋临近,他却明显地沉默了。他不领导任何人,只是到处游荡。他甚至有许多时间不和自己的一帮人在一起。他能够一连几小时独自坐在斯蒂芬尼光线昏暗的理发店的后排座位上。


“他们只是想有一个他们可以为之欢呼的人。”



《萨摩亚人的成年》

[美国]玛格丽特·米德



人类学发展的初期阶段,体系还不成熟,而写作如同散文一样优美。

作者深入太平洋的萨摩亚群岛,去观察他们的生活,“她大胆,胸怀开阔,并且生逢其时。”

得出的最大研究贡献是,人类并不是所有种群都有“青春期的困扰”。


再有,两性差异并不是铁板一块的。性别特征是文化塑造的。这也是《萨摩亚人的成年》里的一大发现。


我简直是带着猎奇心去看的我会说?

读人类学的最大好处是,它帮助你克服你身上的时代性和社会性。

许多在我们看来习以为常的规则,也许换一个人种看来是不可思议,或者说,毫无必要的。

现在全球联系的紧密,风俗也渐渐相融合。

而在科技尚未如此发达的古代,人们看待异域,是如此的“不可理喻”。


就像前些天有朋友聊起婚前性行为,我说,你知道云南的摩梭族吗?这个民族是母系社会,人们与母亲、舅舅来组建家庭,对,舅舅相当于充当了父亲的角色。女孩儿白天和大家庭生活在一起,夜晚,男子到心爱的女子家中「走婚」。女子一生中可以走很多个人的「婚」。孩子出生了,生父前来相认,办喜宴。看过一个纪录片,印象很深的一个片段:摩梭族的婴儿出生了,接生的人绝不会刻意留意孩子的性别——

“是男是女?”

“问这个干什么?”

摘一小段:


对萨摩亚孩子来说,这一切都是截然不同的。性交、怀孕、出生、死亡,这一切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萨摩亚孩子对这些事性经历并无孰先孰后之别,而我们却认为这种严格的先后次序对扩大孩子的知识视野是必不可少的。在一个从不对隐私过于关注的社会中,如果一个家庭的家长正要断气或妻子正在流产,邻居家的孩子完全可以来随便看看,而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对于生命程序中的事情,无论它是正常的还是病态的,他们都该知道。这样,一个接一个的新印象就能不断地改正以前不正确的印象,直到他们能够像成人一样正确地对待生与死,正确地对待感情问题,而不对纯生理器官的细节予以过分的关注。然而,我们不应该认为仅仅让孩子们接触生与死的情景就足以保证他们不发展那些不利的态度。也许,比对他们展示大量事实更有影响的,是长辈们对待事物的心理态度。对孩子来说,生死及性关系都是生活中自然的、不可避免的组成部分,因此,他们分担这种生存的责任是理所当然的。在孩子们看来,我们的那句老生常谈,即让孩子接触死者是“不自然的”,就犹如我们说让孩子看别人吃饭睡觉不自然一样,是全然不近人情的。如果允许孩子们对这些事情耳闻目睹,对此以坦诚、实事求是的态度加以接受,就可以把孩子置于一种保护性的氛围之中,使之不致受到恐惧,并使之更接近于那种能够使他们接受的普遍感情。


《社会学精要》

李银河


对李银河有“某种意见”的人,过来啦,敲黑板!

也许你依旧不能理解她微博上那些「耸人听闻」的言论,也看不惯她「炒作」王小波。或者,你对她的了解仅仅限于那个「爱你就像爱生命」的“你”。

但是你是否真的了解过她的社会学贡献?

毕业于山西大学历史系,后出国留学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系。此书就写作于美国留学期间。

是她选取的一些重要的社会学家和社会学著作,进行梳理和点评。

这本书非常薄。真·精要。

非常坦诚、中肯的书写,而且,居然 妙 趣 横 生。

翻译过来的社科书籍最大的弊病,是冗长的汉语和让人匪夷所思的表述。简直要需要现场作语法分析。而李银河,在读完、消化过以后,用中国人完全听得懂的语言,用大白话说理,把刚要、亮点和不足一一呈现出来。原来,社科并不是那么不可近人,也没有很高大上。


真的是功德一件。

想开始了解社会学的人,从这里开始,绝不会出现宛如背单词背到“abandon”就扑街的惨状。她是个极好的入门老师。


最近在读尼采的《查拉特斯彻如是说》,真是……一言难尽,选个好的版本真是太重要了。嗯,下次见!

公众号:长夜书坊


 


一本没被好好读过的书

就像一个没有好好活过的人

评论

热度(6)